股东减持、业绩承压 日播时尚、丽人丽妆贵在流水不腐

发布日期:2024-04-01 15:14    点击次数:151


脱困还有多远?

作者:李欢

编辑:楚逸

风品:时完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股市磨底筑底,信心最可贵。

1月5日,日播时尚披露了两股东鲸域资管、岱熹投资的减持计划。

浏览股吧,不少投资者为此牵肠挂肚、言辞情绪较激动。所为何故?如何消除质疑声呢?

01

跨界受阻是与非

LAOCAI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追其原因,不久前的跨界重组受阻不得不提。

2023年11月5日,日播时尚公告称,决定终止对上海锦源晟新能源100%股权的资产置换,并因资产重组收到了监管函。

大起大落要从公司拟易主说起。2023年4月,日播时尚公告称,控股股东日播控股筹划可能导致控制权变更的重大事项;

同年5月16日,日播时尚发布“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下称“预案”):日播时尚拟将原有成长性较弱的业务整体置出,同时将盈利能力较强的锦源晟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实现主营业务转型。

锦源晟什么来头?预案显示,锦源晟主业为新能源电池正极前驱体材料,以及上游关键矿产资源一体化的研究、开发和制造。

换言之,日播时尚欲通过资产置换,由女装赛道切入新能源赛道。作为当红炸子鸡,新能源资本热度无需累言,受此消息影响,日播时尚股价迎来一波猛涨。2023年4月25日至5月29日,12个交易日上演11个涨停,涨幅207%,一度创下28.7元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涌入资本中,便有鲸域资管、岱熹投资身影。在5月16日披露预案的同时,日播时尚还披露了与两者等投资方相关的权益变动书。

这场交易主角锦源晟的大股东、锂电龙头璞泰来的实控人,即是日播时尚现任实控人——梁丰。同花顺显示,2023年8月31日,梁丰成为日播时尚新进大股东;截至2023年9月底持股5900.00万股,持股比24.81%。

然半年时间,11月企业突发公告表示,双方交易终止,主要系锦源晟位于刚果(金)、印尼的金属矿产资源开发和冶炼加工资产的尽调、审计和评估工作暂时无法明确具体完成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网易清流工作室(下称“清流”)曾发文公开质疑锦源晟资产状况的复杂性。称锦源晟持有的采矿权,至少两项已被刚果(金)官方认定是由当地国企非法转让出去的。清流援引的材料为2020年刚果(金)采掘业透明度倡议组织(ITIE-RDC)年发布的报告,远早于日播时尚与锦源晟2023年的交易发生时间。

如果该文章内容属实,作为锦源晟董事长、总裁,梁丰在交易前是否应知悉背后风险、不确定性呢?

孰是孰非,不作评价,一切静待监管结果。

02

交易大门未关严、两关口待突破

LAOCAI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随着重组受阻,鲸域资管、岱熹投资减持自然在情理中。据日播时尚公告,两者都将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2,386,806股,系私募基金产品运作需求。

此外,持股5%以上的股东胡博军也通知公司,计划减持不超238.68万股,占总股本比1%,系个人资金需要。

诚然,三股东减持比都不高,可向市场传递的信号却不算友好,是否看淡公司未来?

据公告,鲸域资管等受让价格均为10.89元/股。截至2024年1月15日,收盘价13.24元,三股东仍浮盈约20%。

一个好消息是,重组交易大门并未彻底关闭。据经济参考网,日播时尚称,2023年11月5日,公司与梁丰等交易对方签署交易终止协议,各方均不存违约行为,亦不存任何纠纷或潜在纠纷。后续,待各方具备条件后,再行协商是否继续推进重组事宜。

不过想扭转乾坤,仍有两个突破关口。

首先是基本面提振。2023年前三季,日播时尚营收6.99亿元,同比增长0.40%;归母净利2076.59万元,同比下降27.14%;扣非净利1087.69万元,同比下降37.73%。毛利率59.08%,同比上升3.13%;净利率2.97%,下降27.43%。

且报告期内,合计非经常性损益988.90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203.66万元。

依然增收不增利,主要由于资产减值损失增加,2023年前三季达到4153.52万,同比增长53.58%;

同时,期间费用3.5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708.52万元;期间费用率50.01%,较上年同期上升0.82个百分点。

拉长维度,近五年来日播时尚的盈利水平一直不算光鲜。2018年净利3836万元,同比下降54.13%;2019年再减77.03%至881.31万元,2020年更营利双滑、净利转亏;好在2021年营利可喜回升、净利扭亏至0.81亿元,然2022年又掉头向下,净利0.17亿元下降79%。

其次,锂电池赛道风向改变、正处挤泡沫、去虚火阶段。行业分析师孙业文认为,日播时尚交易终止或不全是坏消息。锂电池赛道经历一轮产能大规模释放,终端需求出现放缓,行业整体陷入产能过剩周期,锂电池原材料价下滑,在此环境下转型风险不可不察。

转型升级从不是轻松话题。尤其是跨界转型,如烹小鲜如履薄冰,需慎之又慎。日播时尚要想脱胎换骨、穿越黎明前黑暗,考验梁丰耐心、智慧、眼光。

03

净利再亏、存货隐忧 

运营模式反思

LAOCAI

类似困扰的还有丽人丽妆。

2024年1月8日,企业公告称,股东上海丽仁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丽仁”)拟减持不超397.98万股,占总股本0.99%。

公告显示,丽仁为上市公司5%以上非第一大股东,持股比6.08%,理由是自身资金需求。

与日播时尚类似,减持消息传出后,不乏一些投资者质疑声。如股吧中有投资者向丽人丽妆董秘发问。“别的公司股东就增持股票来增强投资者中壮大影响。而贵公司的股东,自上市以来一而再,再而三地减持。这么不看好公司?”

言语犀利、或有偏颇处,可看看企业基本面,或也情有可原。

公开信息显示,丽人丽妆系中国知名的线上化妆品营销零售服务商。主营业务包括电商零售业务、品牌营销运营服务。

2023年前三季,企业营收19.3亿元,同比下降8.0%,净利-5193.16万元,同比下降34.22%。第三季营收4.91亿元,同比下降9.18%,归母净利-2798.69万元,同比上升37.5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50亿,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00.98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12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1.42亿。

要知道,前三季企业收到的政府补助累计为868.78万元。且销售费高达4.43亿元,仍无力扭转营收下滑、亏损颓势,不免让人审视企业经营状况。

拉长视线看,2020年至2022年营收46.00亿元、41.55亿元、32.42亿元,逐年下滑。2022年,一向正增的净利也掉头变脸,出现1.39亿元亏损。

深入业务运营面,作为A股美妆电商第一股,丽人丽妆主业电商零售,主业营收贡献长期超九成。以2023年三季报为例,电商零售业务营收17.82亿,占总营收比92.33%。

回顾成长历程,公司起初主业聚焦进入中国电商的海外大牌,通过向后者提供代运营服务,赚取服务费。

行业分析师郭兴表示,伴随一些大牌选用自有网络零售团队运营,该业务模式露出成长弊端。比如买断方式为主,先向品牌方进货再销售给消费者,一旦降速,便可能带来库存积压风险。

2023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丽人丽妆存货余额占总资产比达31.49%;三季报进一步至35.24%。

2023年前三季,除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告负,同比减少68%。对存货、其他应收款、应收账款、长期股权投资等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5亿元,仅存货跌价损失计提就达1.5亿元。

发展模式有无反思处呢?

2023年11月3日,有投资者曾在互动易质疑:化妆品一般的保质期是2—3年,公司大额存货减值从何而来?是否存在虚增存货减值准备,人为调整利润的情形?

丽人丽妆回复称,依照《企业会计准则》,公司每季度末进行存货跌价准备的测算和计提,计提标准包括:对残次品单项全额计提减值、分产品按可变现净值低于账面价值的差额计提减值、以产品类别的不同库龄组合为基础按比例计提减值。其中,因产品过期而计提的存货减值仅占部分比重,其他还包括产品更新换代、产品破损、售价成本倒挂等多种因素。

04

阿里系依赖、实控人婚变 

更决绝变革

LAOCAI

孰是孰非,依然留给时间作答。

能肯定的是,投资者都是有耐心限度的,黏住资本需业绩说话。截至2023年9月底,有四大股东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好在,第二大股东仍是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持有17.57%股权。

往期看,丽人丽妆业绩高度倚重阿里系,2016年首次冲击IPO时就被指质疑“对阿里系平台存在重度依赖”。黄韬曾直言:“电商的盘子80%都在阿里这边,我干吗还去别的地方捯饬呢?”

不过,伴随抖音等新电商崛起、阿里自身业务战略调整,双方也在重新思考彼此间关系。

2023年12月初,为实现阿里网络突出主业、非主业业务独立发展,阿里网络决定实施存续分立,将所持丽人丽妆股份转让给新设里的公司杭州灏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两者属于一致行动人,不涉及向二级市场减持股份。

而早在2022年6月,互动平台上丽人丽妆就表示,公司已专门成立抖音事业部,为合作品牌设立抖音直播间。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企业运营的抖音小店量为45家,包括抖音在内的其他平台营收3.48亿元,同比增长46.22%,占总营收比18.04%。

成绩可圈可点,但整体对阿里系的依赖仍重,想要提振业绩股价,变革动作还需再快些、再决绝些。

2020年9月,丽人丽妆成功挂牌上交所主板。2021年3月,创始人黄韬的妻子翁淑华在网上发文、喊丈夫回家。“希望黄韬的良知可以让其记得有一个家,记得黄韬是一个有妻儿的男人,记得黄韬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

彼时,翁淑华@了包括汉理资本创始人钱学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阿里董事局主席、CEO张勇,以及黄韬好友罗振宇等人。

巴菲特曾言投资就是投人。上市不久创始人便陷喊话风波,显然不是加分项,不仅股价波动,还引来监管部门问询。

2023年11月20日,丽人丽妆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黄韬通知,其个人与翁淑华离婚纠纷已经法院生效判决,裁定冻结黄韬持有的1000万股公司股份。

对此婚变及冻结,丽人丽妆方面表示,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目前暂不会导致控制权发生变更。

话虽如此,往期其他企业实控人婚变造成的股价利空并不鲜见。稳健股价信心、提振业绩,丽人丽妆还需与时间赛跑,与自身精进较劲。

05

流水不腐、脱困应有时

LAOCAI

客观而言,减持是股东的权利,只要合法合规本无可厚非。长远看,有进有出、股价起伏也是常态。抛开减持、业绩下滑等短期困扰,日播时尚、丽人丽妆亦有打破颓态、重回增长通道机会。

以日播时尚为例,尽管资产重组搁浅,但有梁丰这样的电池大佬坐镇,卷土重来也未可知,或许只是在等一个合适机会。

且从最新披露的业绩数据看,日播时尚自身亦在革新进化,比如销售费同比下降2.31%,研发费增长17.13%。

渠道端尤值一提。线下不断调整优化店铺布局,积极拓展高端商场,如兰州万象城、合肥银泰中心等,截至2023年6月30日,“播broadcast”共有实体店铺676家。得益于对前端销售人员的各项深入培训,报告期内直营渠道营收同比提升35.75%;

线上积极开拓新平台、发掘新方式,目前已入驻天猫、抖音、唯品会、京东、微信小程序、小红书、快手、得物等,不断提升品牌线上覆盖度。

再看丽人丽妆,同样有渠道新变。

2023年前三季,新兴渠道业务营收稳定增长,非天猫渠道营收占比超15%。其中,以抖音为代表的新兴渠道增速超40%。

也是2023年,丽人丽妆持续孵化自有品牌,在护肤、彩妆、食品、茶饮等领域频频落子。其中,“寻味档案”增长迅速,表现超预期,还与沙县小吃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从常温预制菜产品开发、地方食品产业带动、数字化营销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

再如上半年投资了轻食品牌“PerfectBowl”,其致力于新鲜植蔬、优质蛋白质和低GI全谷物的健康饮食研发。财报透露,PerfectBowl营收出现较快增长,公司投资和孵化策略得到了市场认可,带来新增长点和业务拓展空间。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荀子·儒效 》曾言: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

对于企业脱困而言,同样大道至简,实干为要。战略方向若正确了,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定力、专业心。

日播时尚、丽人丽妆,离否极泰来还有多远?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