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 >> 深度 >> 内容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时间:2021/1/30 7:38:01 点击:

  核心提示:“投资不过山海关,资金不到云贵川”。山海关以北便是我们的大东北,多年前的这句话也是对东北投资营商环境恶劣的概述,2003年,我们开始喊“振兴东北”的口号,时隔多年,再提起东北,好像依然是沉默中的黑土地...

      “投资不过山海关,资金不到云贵川”。山海关以北便是我们的大东北,多年前的这句话也是对东北投资营商环境恶劣的概述,2003年,我们开始喊“振兴东北”的口号,时隔多年,再提起东北,好像依然是沉默中的黑土地,一直谈的振兴东北,这几年东北的境况却好像并无起色。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振兴东北

       曾经繁荣的关东

       黄少安是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的院长,他说现在我们关注山东,因为山东已经是北方重要的经济发达省区,但是曾经,我们关注的对象是东北,因为东北也曾经是我国北方重要的工业发展区。

       东北确是辉煌过,黑土地上蕴藏的资源与能量在建国初期供养了中国欠发达的众多地区。在电视剧《闯关东》中,清朝末年,朱家人带着离开旱涝,匪患,寻找安定之地的心愿,踏上去东北元宝镇的路。闯关东跟走西口相似,人口的主动迁移,往往是因为前往之地,有远比自己故土更丰厚的资源,也有能让自己更为安定的广阔土地。

       抗战时期的东北陷入日本的统治,日本扶持下的重工业发展,奠定了后期东北经济振兴发展的基础。从铁路运输,到钢铁冶金以及一系列大油田的开发利用,东北这片土地上孕育的不仅仅是黑色的黄金,还有充沛的粮食,富有开拓精神的东北人,富饶的东北粮仓成为大家心向往之的地方。

       新中国建立之后,大东北的经济地位占据全国领先,毛主席在视察东北之后,称呼哈尔滨是共和国的长子,哈尔滨是整个东北地区乃至全中国最先解放的城市。

       当时的东北重工业发展,在国家的支持下建设了众多重点项目,现在树枝的长春一汽,飞机制造厂,长春电影制片厂等都是那个时期提起来便能感受到其重量的产业。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毛主席

       小学的时候,我们学习铁人精神,看到跳进喷油井的王进喜,满心都是对这片土地的敬畏与钦佩。那个时期全国上下都普遍穷困,但是东北三省在国内支持及俄罗斯的帮助下铆足劲帮助其他省份发展。

       所以东北大量的开采石油、煤炭,除了这些矿产之外,开垦北大荒,大面积建立农田,种植粮食,一袋袋大米伴随着鸣笛声轰隆隆地运输往四方,喂养全国各地的百姓。可能是习惯了这片黑土地的支持,对殷实的米面有了标签的印记,迄今为止, 看到超市“东北大米”的字样,就似乎闻到了浓郁的米香。

       东北的殷实与曾经繁荣,像一个叼着烟斗,裹着黑色皮帽的女子,身后是壮阔的天地跟翻滚的浓烟,手指上带着厚重的扳指,眉眼间都是笑意,她让家里的壮丁慷慨的搬运家中的物产送往南方,豪迈地欢迎着远方来的人。

       但是,风雪四起,东北的冬天也将来临,肆虐的寒风跟坚硬的冰雪慢慢覆盖这片土地,热闹的东北也陷入平静。但是这止步不前的平静,却持续了很多年,慢慢将归于沉寂。昔日热闹的关东,为何剩下一抹斜阳,几杆烟囱跟不息的冬风?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开采石油

       已经腐朽的思想

       因为有了重点庞大企业的支撑,好像靠着工业便足以养活东北所有人,所以在之后的多年,东北的产业结构一直以重工业为主。在改革开放之前,重工业的高占比一方面为区域经济的繁荣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为支撑全国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总有人要走在前面,要做开疆辟土的人,东北的优势让它曾经辉煌,也曾经站到时代的前沿。但是世界的变化迅速,改革开放之后,一味重视单一产业发展的思想已经不符合时代的要求。

       随着沿海地区城市的开放及新兴产业的兴起,在自由贸易活动的驱动下,东南沿海的重点城市在迅猛地发展。此时的东北还保持坚持工业为主的想法,坚实的工业基础及留存的自然资源让东北地区持续了一段时间。

      但是到2014年,黑吉辽三省的经济增速滑出合理区间,成为全国倒数的时候,大家擦亮眼睛,不可置信地重新审视当前的东北。

       强弩之末的城市带着悲壮,被推上了国家的视野。之前占比到60%多的重工业在1978-2016年间,粗钢产量平均增速,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仅为5.86%,重工业区的传统优势已经慢慢丢失。

新旧交替,是城市发展的方式之一。而新兴产业方面,2015年东北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只占东部地区的6%,支撑新兴产业发展的平台并没有实现其作用。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重工业

       在原本的优势无法保持,新兴产业不能成为支柱产业接替发展的情况下,东北像跑步到最后的年迈运动员,盯着前面的年轻步伐,在厚重的喘息声中慢慢陷入困境。

       东北自然资源的开发让这片土地慢慢失去赖以为生的工业优势,未在战略上打破资源消耗的限制,发展新型产业,让老工业基地一蹶不振。

       黄少安教授讲到:“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跟我们原来观念里的那些东西是有点不一致的,它转得有点慢。”

       这里的“它”指的是东北三省。其实不仅仅是转变得有点慢,实际上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懒得或者不愿意在进行变动。所以在其他城市高效年轻化发展的时候,东北三省还继续维持着国有经济占主体,理所应当“重官轻商”,大摆排场的持续着旧时期的做派。

       投资不过山海关,不是对于东北地区人们的歧视,而是这个地方的思想观念已经在“讲关系”“讲铁饭碗”“讲铁交椅”的陈旧观念中扼杀了投资营商的幼苗。

       东北的风冷,冬天可持续将近半年。这样的严寒像投资者想到东北时的心情,艰难的开垦,不若南下。这个时候的投资者已经不是开垦荒地时候的耐心人,机遇转瞬即逝。也便由此,东北慢慢与新体制,新思想距离渐远。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黄少安

        不愿归乡的东北人

      “清冷冷的江水淘淘流了多久,像那游子,一去不回头”,毛不易在《东北民谣》里唱着这样的歌词,就像东北年轻人的写照。他们背对着这片土地,家家户户依旧会点上花灯,庆祝一年好收成,但是游子不归,留在土地上的更多是老人。

       东北的人口老龄化严重,在坚决执行计划生育的时期,东北的独生子女较多,但是东北的年青一代在长期积压的经济困境下,纷纷选择走出东北到条件更为开放,市场更为宽容的地区发展,日益增长的老人也变成了东北迫切需要重视的对象。

       之前说东北地广人稀,是突出了东北的幅员辽阔,但是当前再说地广人稀,东北确实有大量的人口流失。

       当前很多城市为了吸引人才提出各式各样的引才政策,虽然东北有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大连理工大学等众多大圩额,但是从2003年开始,东北的常驻人口不断流出,七年间流出164万人,加上自然死亡的人数,东北地区的人口已经负增长。

       驱动东北人口离开的重要原因是经济发展状况。陈旧的思想加上密织的关系网,当我们发现对一个地方失望的时候,自然向更好的地方迁移。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所以游子离开故乡之后,便不愿意再回到东北。重工业为主的夕阳产业,没有新兴技术的支持,自然在薪酬岗位等对年轻人的发展进行了约束,学了一身本领的年轻人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像候鸟过冬一样,他们迁徙到温暖的地方。

       数据显示,黑龙江全省的人口流动到浙江省的最多。此外,投资者不来,创业者的支持政策有限,办事效率低下,潜规则盛行,官商勾结等,这些因素都成为引导东北人离开这片土地的原因。

       黄少安说,东北的资源丰富,过于养人,所以养成了东北人“懒惰”的习惯。

       过去的东北确实如此,在资源上得天独厚,在政策上大力支持,在产值后全国典范。但是习惯性地认为计划经济支持是唯一的道路,也是东北固步自封后逐渐落后的原因。

       东北人的“懒惰”是之前的“懒”。东北人口的流失也正是“不懒”的体现。因为之前懒得思考,懒得创新,懒得变革,所以现在“勤快”地在流动。

       像当年闯关东一样,大量的东北人也开始离开当年令人向往的土地,一步步寻找安身立命的地方。实际上但凡失望的离开故土的人,都带着对故乡的痛心疾首,枕着悲痛与无奈建设他乡。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闯关东》剧照

      但是东北只是发展得慢了,像季节进入了寒冬,并不是陷入了绝境。

黄教授说只要经济体制改革极速推进,东北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东北的自有条件还在,工业基础也在。

       但是这个基础是需要打破官僚主义思想的限制,真正的以治本思想推动经济发展。东北的老工业基地已经逝去了,要振兴的是东北经济,要诞生的也是新东北。

“共和国长子”东北的困境:年轻人不愿回乡,经济毫无起色

作者:编辑部 来源:百姓中国周刊
  • 经法中国周刊(www.peoplejfzk.com.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09668007@qq.com QQ:109668007 京ICP备160146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