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 >> 深度 >> 内容

海南省三亚市:铁拳政策遭遇民生之殇

时间:2012/8/3 18:03:14 点击:

  核心提示:...

    2012年7月14日凌晨5时左右,一场“突袭”式的强拆在海南省三亚市荔枝沟家私一条街上演,此次强拆由该市综合执法局会同防暴公安等部门联合执行,执法阵容堪称三亚史上绝无仅有,强拆对象涉及该家私一条街10家商户。
  

 
  强拆后被压在废墟下的家具
 
  而之后的几天内,三亚境内连降雨水。10家商户价值上亿的家具却露天堆放在离家私一条街不远的体育馆广场内,任由风吹雨打,引起强烈的民愤。直至7月23日晚上,该批家具才由三亚执法局出动近500人搬运至体育馆室内。这次强拆,在当地媒体广有报道,称为“文明拆迁”的体现,顺应民心的“壮举”。在该市百度贴吧上甚至出现了署名为河东区东岸村全体村民的一封《致市政府感谢信》,表达了东岸村民对政府强制拆迁的“拥护”。
  海南省三亚市:铁拳政策遭遇民生之殇

  露天堆放在体育广场院内的家具
 
  对此,东岸村一位村民却告诉记者:“纯粹是谎言和欺骗。我就不知道这感谢信的事情。相反,不仅不是什么政府所标榜的 ‘文明拆迁’,还是典型的暴力拆迁,是对商户合法利益的严重侵犯。”该村另外一位村民也有类似感慨,他告诉记者,14日上午6时,该市综合执法局联合各部门人员,甚至动用了警力,如临大敌、戒备森严地“包围”住荔枝沟家私一条街,拆迁是在商户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的。
  强拆当日,来自浙江的程兴(化名),一大早听到有人大声在外面吆喝:“店里还有人吗。我们要强拆了!”打开门以后他一下子吓懵了,“还以为回到了旧社会,遭鬼子扫荡了。”等弄清楚是来拆迁的才稍稍安心,但心很快又提到了嗓子眼,“这哪里是在拆迁,简直是在抢劫。”只见一群人不由分说地踹门直入,“有的搬,有的抬,所有的家具都往门外运。”外面,30辆大货车整装待发,装满一辆随即开走一辆,不知把货物运到什么地方去了。货物尚未清空,大铲车开始隆隆作业,顷刻,房倒屋塌。等大部分商户闻讯而来,只看到一片狼藉,一地建筑垃圾。看着一家人的心血就这样化为乌有,好多商户悲愤欲绝,欲哭无泪。
  海南省三亚市:铁拳政策遭遇民生之殇

  强拆现场
 
  在三亚市一面标榜“文明拆迁”“合法拆迁”的同时,被拆迁户开始积极维权。他们在强拆后只剩一片废墟的土地上扯起条幅,上书:向王勇市长求救!期望引起市委、政府的重视。
  这次强拆,据知情人告诉记者,10户家私业主数千万家具被不同程度地损坏。刚开始,这些家俱露天放在体育馆广场内,惨遭风吹雨淋。也有部分没有及时搬走的家俱掩埋在建筑垃圾中,成为废品。
  7月24日,在三亚干休所院内,勇良家私的负责人拿着一沓照片让记者看。照片显示,许多件包装完好的家具被埋在了废墟里。
  7月17日,感到利益被损害却没有得到合理赔偿的业主自发组织起来,加上各家私厂的员工约60人,纷纷来到市信访局信访。但是,他们没有进去市政府的大门。而民警训斥反映人:市长能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下午,三亚市公安局开始突击抓人。共抓走34人,其中,有年逾60的老人,也有20来岁的年轻人。一户业主被抓走了一家三口,家里只剩下一个男孩。
  被抓住的34人分别送往各公安派出所。其中,一个在某家私店里打工的浙江籍年轻人被带往鹿回头派出所,并在里面被副所长用拳头和脚踢打身体。而原因是他不愿意老实地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
  “本来是求助政府做主,但没想到政府却把我们送进了拘留所。我们不知道触犯了哪一条法律。”7月24日下午,记者见到了才从拘留所里出来的江山(化名),他无奈地摇头。
  河东区管理委员会是三亚市政府的派出机构。该管委会副书记刘跃忠针对“以什么理由”拘留商户的问题却不容置疑地告诉记者:“拘留他们的原因,是因为商户雇佣外地人无理上访。”据刘跃忠说,雇佣的酬金是每人50元,有的高达500元。这样的说法遭到所有业主及上访人员的否定。
  “我们都是业主及工人上访维权,可以提供单位的工资单和出勤记录”一位店主还拿过来一本工资单,“这么短时间我不可能造假,而且派出所有笔录。我们被拘留,是因为我们被通知拉堆放在体育馆的家具,我们没有人去导致被抓。”
  很多刚从拘留所出来的人都印证了这一点,在拘留所里,公安要求他们,放出来以后要把家俱拉走。
  “我们不会妥协的,我们的家俱有的损坏很严重,还有部分丢失,政府还没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据了解,被强拆的业主均为外地人,很多为江西人。他们多年前来到三亚创业,惨淡经营,随着三亚建设“国际旅游岛”战役的打响,经济发展迅速,生意才好做一些,就遭遇此“灭顶之灾”。
  鹿回头的噩梦:一个项目的开发 一条街的血泪
  荔枝沟家私一条街的命运注定和一个人的命运纠结在一起。这个人就是江西人邓根龙。据邓根龙的一个熟人介绍,一开始,是邓根龙和东岸村委第三村民小组签的租地协议。邓根龙租来该小组的废弃地,然后填土垫平,开始建设简易房做家私生意。后来,陆续有人效仿,渐成今日规模,有10家家私商户在此租地经营。
  “现在,随着三亚开发国家旅游岛工作的全面展开,土地增值,枝沟家私一条街也随之水涨船高成为寸土寸金之地,这种情况下,该宗租用地虽然尚有2年才到期,却引起了一个人的嫉妒,此人就是东岸村委会主任吴雄。他想和别人联合搞商品房开发,就花了120万元,把这片占地60亩、价值数亿的家私一条街买下了。”一名业主这样说。
  这个说法被东河区管理委员会副书记刘跃忠否定。刘跃忠这样陈述关于邓根龙和荔枝沟一条街的拆迁:1992年,邓根龙来到三亚当地,他也没有正当职业,只是收废品为生。而当时东岸三组的60亩地因为历史的原因,该村委正和某农贸公司打确权官司。1995年,村委会同意三组把地暂时租给邓根龙搭棚收废品。从2009年开始,三亚四部门联合开始加大打击违章建筑的力度。邓根龙所在的荔枝沟家私一条街因为消防不合格、长期销售假冒伪劣家俱,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东岸村委会欲和某公司联合,开发东岸旅游度假园,所以这次我们就对其进行了合法拆除。

记者:荔枝沟家私一条街业主和村民签订协议日期是截止到2014年12月30日,这样做,是否侵犯了业主的权利?
  刘跃忠这样告诉记者,由于邓根龙的用地租金非常低廉,而且他和村民小租签的协议也不合法,有人假冒村组长签订协议,“政府不追究邓根龙的租地钱是政府的无能,公安不打击他是公安的不作为。他就是一个恶霸,霸占村民的土地。”
  “不拆除的话,如果起了一把火,你说我们的市委书记、市长还能干吗?”刘书记反诘记者。
  记者向该书记提醒,拆迁应该考虑民生民意,不能搞暴力拆迁,更不能影响群众生活。刘跃忠说;我们拆的是违章建筑,为防止有人和政府对抗,现场有公安取证。我们那也不是暴力拆迁。记者随即问道;说到违章建筑,也不仅仅是荔枝沟家私一条街,还有很多,为什么不一起执法拆迁呢?该书记却说,我们没有执法权,那是综合执法局的事情。
  而记者从东岸村的村民那里了解到,该村村主任吴雄本人在村子里违法建起多栋违章建筑的房产(其中有一套价值5000多万元的9层小洋楼),群众意见很大,也多次去综合执法局投诉举报,但是从来没见有执法部门来过问.

 海南省三亚市:铁拳政策遭遇民生之殇
  东岸村主任吴雄的私人豪宅
 
  而记者从综合执法局法制科曹科长那里了解到;由于历史的原因,三亚市的确存在许多违章建筑,但要拆除起来工作难度大,“要慢慢来,就像吃馒头,你得一口口吃啊”曹科长打了个比喻。
  记者从曹科长哪里了解到,该市针对违章建筑拆除还开展了“铁拳”活动。而荔枝沟家私一条街的拆迁只不过是工作的一部分。
  就这样,在三亚市“文明拆迁”的号令下,荔枝沟家私一条街就成了综合执法局的第一口馒头。
  三亚市综合执法局副局长王宏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到:我们是文明执法,不是暴力拆迁。而采取破门而入也是强制拆迁的必要手段,公安警力参与是维护治安,我们不否认。至于有两家商户家具被砸,那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和我们无关。我们不做任何补偿。
  一边是政府反复强调自己在进行文明拆迁,一边是商户投诉自己遭遇暴力拆迁。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文明”和“暴力”的边缘,逐渐崛起的三亚市已经将10家商户的生计抛到了一边。也许,荔枝沟家私一条街的命运不是独有的,而是一个缩影。
  至发稿,尚无一家商户去体育场搬运自己的家具,他们也没有地方去存放。几位业主告诉记者,为了消除影响,政府方面通知他们赶紧把家具从体育馆搬走,“否则,就让质量技术监督局查我们的家具质量问题,让税务局查我们的纳税问题。只要家具不搬走,政府各部门都要轮番出阵给我们施加压力。”无疑,等待全体业主的将是一场严峻的生死考验。一位业主含泪问天:苦苦奋斗了十几年的三亚,真得要让我们家破人亡吗?

作者:Admin 来源:微山信息港
  • 经法中国周刊(www.peoplejfzk.com.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09668007@qq.com QQ:109668007 京ICP备16014648-3号